300亿港元,在职工程师超过1万名,但伯恩光学创始人杨建文的办公室里仍常年放着一套无尘服。只要产线上传来关于产品质量的问题,他就会带上无尘服及时赶赴现场,即使深夜也从不例外。

  自1986年独立创业以来,杨建文亲自主持的技术攻关会议超过了3800场。凭着一股把技术,把质量做“绝”的狠劲,杨建文率领伯恩光学先后拿下苹果、华为、三星、小米等顶级客户,成为智能设备屏幕玻璃盖板行业当之无愧的“隐形冠军”。

  上世纪90年代,伯恩光学在机械手表镜片市场已经有了较高的知名度,产品成功打入了瑞士、日本等全球闻名的“手表王国”。业务发展进入成熟期以后,杨建文开始寻找企业进一步发展的方向。

  在一次使用手机的过程中,他发现手机的塑胶盖板很容易划伤,时间久了会严重影响屏幕的显示效果,如果改用和手表一样的玻璃盖板,不仅更美观,而且更耐用。

  看到市场机遇的杨建文立即召集技术团队加班加点进行研发。在历经无数次技术攻关之后,伯恩光学于2004年成功研发并量产了全球首款可应用在手机屏幕上的玻璃盖板。新产品一经面世便大受欢迎,快速拿下了摩托罗拉、诺基亚等手机大厂的巨额订单。

  作为手机屏幕玻璃盖板行业的奠基人和领军人,杨建文在总结成功经验时坦言:“30多年来,我们一直专注在自己的领域,追求极致的技术创新,追求极致的产品质量,这才是伯恩最大的护城河。”

  “杨建文先生很重视产品质量,一直在竭力推动技术创新,工程师跟他开会都要做足功课,因为他很专业,经常会用一些创新性的方法来测试产品质量。”在伯恩光学副总裁马嘉创眼里,杨建文对于产品质量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

  众所周知,在电镀、丝印及漆面附着力实验领域,百格测试是国际通用的方法。但达到国际标准并不是杨建文的目标。在伯恩,他发明了加严版的百格测试。

  据马嘉创介绍,在做百格测试之前,杨建文会要求实验人员先将测试的产品放进特制容器进行长时间炖煮。只有经过炖煮后仍能通过百格测试的产品才算合格。

  后来,考虑到多个产品叠放在一起炖煮存在里外受热不均匀的情况,为了让实验结果更加精准,杨建文又对特制容器进行了技术改良,以满足让每一件测试产品均匀受热的要求。

  除此之外,杨建文还重金礼聘了多位业内顶级专家,并成立了一个直接向其汇报的专家组。一旦遇到技术难题,他就会召集专家组成员对各种难题进行抽丝剥茧、追本溯源,及时找出失效原因,从而避免它,改良它。

  特别是一些由客户反馈的问题,不管距离多远,杨建文都会带着专家组亲自跑到客户的产线上进行失效分析并提出整改方案。有时候,为了解决一个不良问题,杨建文在客户的产线边上一坐就是大半天。

  在伯恩光学,DOE-43-Y这个编号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编号的背后是杨建文率领伯恩团队赢下了一场与某知名智能手机品牌客户之间的“技术交锋”。

  当时,该客户的智能产品在做极端环境测试时出现了断电的情况。为此,客户进行了多次实验,最后认为是玻璃后盖供应商的镀膜做得不好,尤其是产品内部较深的角落镀膜不均匀导致断电。

  针对客户提出的质疑,杨建文连夜组织专家团队进行专项攻关,并在短时间内完成了失效分析、实验验证以及解决方案制定等一系列工作。

  随后,杨建文在与客户沟通时指出:该产品采用导电镀膜来通电,而在电镀过程中,产品被粘在特制板上,位置还要根据工序进行调整,这就容易导致胶质残留物附着在产品表面。如果处理不干净,那镀膜其实是镀在了胶质残留物上面。进行极端环境测试时,胶质残留物受热融化,从而引起断电。

  虽然杨建文在短时间内找出了“罪魁祸首”,也给出了高效的解决方案。但本着精益求精、务实严谨的态度,杨建文向客户提议进行联合实验以验证解决方案的可行性。经过充分交流,双方重新设计了针对性的实验流程,并合作完成了实验验证。而这次实验的结果也充分证实了杨建文的失效分析是正确的,解决方案是高效的。

  此后,杨建文提供的解决方案被客户推广给其他供应商,从而大幅提高了客户产品的良率,为客户创造了可观的经济价值。为了纪念由杨建文主导的这次“技术交锋”,实验的编号DOE-43-Y最终也是以“杨”字拼音的第一个字母“Y”来命名。

  杨建文精益求精、追求极致的工匠精神正是伯恩光学核心价值观“匠心成就客户”的最好注解。如今,这位开创了手机屏幕玻璃时代的“科技匠人”仍在不断探索“技术创新”与“工匠精神”的完美融合,率领伯恩光学朝着高端智造产业阔步前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